“特朗普时代”:美国高等教育将如何变革

发布者:丁福金发布时间:2017-03-31浏览次数:10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J.Trump)正式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迎来了“特朗普时代”。那么,在特朗普执政之后,他会关注哪些高等教育问题?美国高等教育将会发生什么变化?从特朗普竞选以来的发言内容来看,他将在以下几个方面影响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1.降低日益高涨的大学学费

大学成本和大学学费是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及的教育问题之一,降低日益高涨的大学学费是特朗普政府高等教育政策的首要目标。特朗普认为,日益上涨的高额学费,给学生和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普遍造成了学生家庭的财务危机。他将当前高等教育学费不断上涨的原因归结于大学自身的“不作为”。

在特朗普看来,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大学未曾有意识地实施相关政策或者投入专项经费来降低学费,且将各项收入,尤其是大学获得的私人捐赠等,更多地投入到股权基金等商业盈利性项目中,而不是将其用于学费补贴来直接降低学费,或者为学生提供财政资助来间接降低学费。二是大学行政的日益“膨胀”和官僚化也推动了学费的上涨。特朗普认为,学校有责任和义务确保联邦政府针对学生的财政补助落实到位和“物”尽其用,要加大对大学的问责力度;同时,他还认为,可以通过各种激励措施,如实施免税优惠政策等,鼓励大学将部分收入,尤其是将私人捐赠用于学费直接减免和学生资助,并提出那些获得高额捐赠的大学更应该“身体力行”,否则就要在一定程度上剥夺大学的部分税收豁免特权。

另外,特朗普还认为,大学每年需要花费大量资金用于遵守联邦政府相关的行政法规也是大学学费上涨的原因之一。因此,他承诺,政府未来将会优先减免税收,并着手立即减少政府在高等教育领域的相关法规,降低高等教育学校用于遵守政府行政法规的不必要支出,推动大学将节省的成本用于学生学费的补助,降低学费标准。

2.调整联邦政府在高等教育贷款体系中的作用

美国联邦政府贷款是当前多数美国大学生赖以完成学业的重要资金来源,也是特朗普政府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

美国现行的联邦政府高等教育贷款体系反对私人银行和机构的过度介入,强调由联邦政府直接提供资助给学生,节省中间环节的成本,从而尽可能惠及更多学生。而特朗普团队却认为,联邦政府的介入加剧了学生的负担,因此,他们反对现行的联邦直接贷款制度(DirectLoanSystem),并指出,为了降低学费和给予学生可供选择的教育贷款方案,应该恢复私人机构和银行在学生资助中的角色和地位。

对如何构建新的高等教育贷款模式,特朗普的政策顾问萨姆·克洛维斯(SamClovis)指出,高等教育贷款体系应该向着市场化和本地化发展,恢复私人银行的主导地位,由本地银行直接提供借款给本地学生;建立涵盖学生、银行和学校三类主体在内的伙伴型贷款体系;构建新型贷款模式,提高学校在整个贷款体系中的地位,形成学生申请、学校评估、银行放款的高等教育贷款模式;丰富贷款筛选标准,改变以家庭收入高低作为单一衡量标准的制度,将学生毕业后的就业情况和学生未来收入纳入评估标准,综合各方因素进行筛选;完善问责机制,提高学校在学生贷款体系中的决策影响力,构建风险共担机制,推动学校和银行一起分担学生贷款的风险,进而影响学校在招生、专业设置以及提供贷款资助等方面的政策。

与奥巴马政府将学生的家庭收入作为贷款的重要的参考因素,并向低收入家庭学生适度倾斜不同,特朗普团队认为,学校和银行在审核学生贷款申请时,应该将学生毕业后的就业情况和学生未来收入纳入评估标准,例如对于一些就业率较低或者平均收入较低的专业,学校要慎重考虑,同时指出学校不应该接受那些对按时完成学业和未来就业没有自信的学生的申请。

3.推行“基于收入的学生还贷”方案

面对日益高涨的大学学费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大部分美国大学生肩负着沉重的“还贷”压力,这也是特朗普政府不可回避的问题。

特朗普指出,全美的大学生要背负约13000亿美元的教育贷款债务,远高于房屋按揭贷款、信用卡债务和住宅股权贷款,是美国最为瞩目的贷款类型,平均每位学生面临约27000美元的债务。高额的债务造成了学生的教育贷款危机,远远超过了学生的支付能力。学生贷款违约率居高不下,如房贷危机下的次贷违约率,已经成为大学生未来发展的障碍,这对于大学生来说是极度不公平的。特朗普将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归结为高额的学费和学生就业的困难。

为此,特朗普承诺,将简化当前繁琐的学生教育还贷方案,推行“基于收入的学生还贷”方案。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学生贷款的最高偿还额不超过其可支配收入的10%。而且,如果借款人保持依法偿还贷款,他们的贷款余额20年后将被豁免。特朗普则主张实施不超过学生未来可支配收入12.5%的还款限制,并15年后免除学生的贷款余额。

4.丰富高等教育的入学选择

在肯定高等教育对学生未来发展有突出贡献的前提下,特朗普指出,从实体学校获得四年制学位并不是通向良好、繁荣和充实的职业生涯的唯一渠道,他提倡构建相对于传统四年制大学的新型学习系统,将技术学校、网络大学、终身学习和私营企业主导的工作本位学习等多种形式纳入新型学习系统之中,同时出台相关政策推进他们的可支付性、创新性和透明性。

为了促进高等教育新模式进入市场,特朗普团队指出,认证需要与联邦资助相分离,各州可以授权多种认证和证书授予机构的进入;推动认证制度的创新,吸引私人企业进入证书授予市场,丰富学生的入学选择,使得学生有机会和能力自由定制自身的大学经历。

此外,特朗普还反对奥巴马政府的“社区学院免费化”提议和计划,认为当前社区学院几乎是免费的,没有必要实施相关的计划。他鼓励社区学院多开设社会所需专业和培训项目,帮助更多的学生取得未来的成功;关注大学校园性别骚扰的问题,严格依照法律进行相关管理和制裁;提倡学校继续推行补救教育,以帮助学生尽快做好大学的学业准备;鼓励非盈利性学校在能力范围内实施和推广一些盈利性的措施,如通过在线课程授课,扩大招生人数,实现创收;提倡建构包含各种学习形式的新型学习系统,鼓励学生通过多种渠道接受高等教育的学习等。

特朗普政府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关注重点既覆盖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热点问题,也呈现出了新的特点。在总统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及其团队多次提及美国高等教育面临的严峻形势,表达了对奥巴马政府相关高等教育政策的不满,并在“令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下,对高等教育领域的一些重要议题阐述了未来的改革思路和方向。在奥巴马时期,通过加大联邦政府的高等教育财政投入,增加联邦政府支持奖助学金项目的拨款经费,实施联邦政府直接贷款体系,出台“力争上游”计划激励州政府提高学生学业成就等,充分发挥了联邦政府的作用,强化了联邦政府对教育改革的干预和引导能力。

相对而言,特朗普政府将会在高等教育领域推行“小政府、大市场”的执政理念,减少联邦政府及相关教育部门对高等教育的干预和监管,支持高等教育的市场化发展。特朗普曾经旗帜鲜明地反对联邦教育部等政府机构对教育的干预,甚至还提出废除联邦教育部的惊人言论,后来解释说即使不废除联邦教育部,也要限制其权力,减少其财政预算等。可见,“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高等教育必将面临进一步的变革。

(作者:魏孟飞谷贤林,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链接】————

来自美国高等教育界的声音

罗杰威廉姆斯大学校长唐纳德·法里什

DonaldF.Farish):

20世纪初期,美国高等教育主要面向富裕、年轻的白人阶层,但二战后,大学教育在面向更多人的拓展过程中,逐渐迷失了初衷——为公众利益服务。体现大学价值的标准如今已逐渐转变为研究经费、出版物、捐款的多少,以及学校录取人数、全国排名等。本届总统选举是已成功人士(或正在成功道路上的人)和那些自我感觉被政府和社会抛弃的、不受重视的人群之间的一个分水岭。今后,大学校长的职责将转变为重申美国高等教育的初衷,为那些被剥夺权利的人代言。

山姆休斯顿州立大学历史系主任布莱恩·德米什维克(BrianDomitrovic):

特朗普有关高等教育的两项议案如长期执行,可解决大学教育支付能力问题。其中,首推税收改革。高收入者税率越低,则受益人数越多。他认为回归到最初的、成功的大学财政模式应该是捐款能覆盖所有大学运作需要,让所有学生能交得起学费。另外,特朗普坚信,气候改变的说法是骗局。用于气候研究的费用目前在大学经费中占很大比例,来自联邦政府所拨的费用每年达到几亿美元,他认为应该减少这方面投入。

这两项议案留有很大商讨余地。大学可利用税收改革,向慈善基金募集款项。潜在捐款者政见各异,大学可将这些经费用于气候研究等募捐者们认为有价值的研究领域。

塞顿霍尔大学教育领导与管理系助理教授罗伯特·科尔臣(RobertKelchen):

特朗普的取消美国教育部的提议使他在美国高等教育界知名度大增。美国教育部自1979年成立以来,共和党人中一直有人持此观点。但真正取消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教育部这么容易就被取消,在里根总统的任期内就已不存在。但教育部的部分职能可以移交其他部门。比如美国财政部可以处理联邦学生贷款问题,司法部可以调查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以及侵犯公民权利的案例,而将教育部的职能限制在研究和数据收集上。

特朗普政府关于高等教育的义务和责任的目标是减轻管理负担。他引用了美国范德堡大学的一项研究成果,称该校一年内在管理成本上的花费是1.5亿美金,虽然这些成本的80%花在研究上而非学生管理上。

盈利性大学和管理机构将是特朗普该项主张的赢家。受奥巴马政府监管议案的冲击,如对有报酬工作的管制、国防监管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这些机构。但教育部如取消对盈利性大学监管的决定,将使成千上万的大学生面临失学的危险。

费里斯州立大学和犹他山谷大学前校长威廉·斯德伯格(WilliamSederburg):

未来4年内,美国高等教育将发生这些变化:在特朗普任总统上任前两年,他将支持重新改写联邦政府助学金免费申请条例,放松对助学金的管制,不再强调多样性,严格控制经费上涨;本届总统将更注重私立、营利性机构的利益,将通过拨款的方式对这些机构提供政府补助,而非支持公立学校;特朗普将把劳工部和教育部改革的重心放在加强教育与劳动力需求结合上。他将致力于重振“铁锈地带”(美国以前工业繁荣但现已衰落的一些州和地区),在高等教育领域发展新项目时更看重劳动力市场需求。高等教育的就业导向性意味着社区学院、理工科等技术密集型专业更受重视,而非人文社会科学;美国可能有一些相关领域教育培训的赋税优惠议案出台。这会给一些大学带来压力,迫使它们尽可能控制成本上涨,消除机构臃肿;特朗普可能最终会意识到大学和受教育的劳动力对国家的重要性。美国高等教育虽然有众多弊端,但依然是总统治理国家和重塑未来所仰仗的重要资本。

作者:陈盈晖陈浩,单位:中国驻美国芝加哥总领事馆教育组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年3月31日